真好!我自己买了一只珍珠鸟。

当初想买珍珠鸟,就是想起了冯骥才的那篇散文,“信赖,往往创造出美好的境界”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的课文,但是这句话我一直记得。尽管我很想给它信赖的感觉,但是鸟不比猫狗,大多数的笼养鸟都是没心没肺的(用人类的标准来说了),极少数性格比较好的鸟才能被驯化得亲人。
路上颠簸了四天时间,但是这只小珍珠很有活力,刚到家就飞来飞去,我想着就这么在一个房间里散养着,它或许就能对我放下戒心了。于是我用电脑看视频的时候,它就在某根线上站着,我画图的时候它会走来走去,有时候饿了啄几粒小米,它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亲近人。
珍珠鸟

遗憾的是,每天早上醒来时,见到我的第一面,还是那么胆小,到了第三天,我开始只给它留下水槽里的水,隔一个小时用手里的小米诱惑它一次。俗话说得好,鸟为食亡,再怎么怕人的鸟在食物面前都不可能背叛自己的胃。在我一天的训练之下,珍珠鸟竟然很快就适应了飞手吃东西。不过每次我吃完饭进房间的时候,它又开始跟见了鬼一样,到处跑,每次进房间都要手一动不动举着十几分钟,它才会试探性地过来啄几口。这时候我心里其实有点担心了。

果然第二天一早,又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,一看到我就和第一天接它回来时一样,使劲地到处跑到处钻。这几天的辛苦算是全白费了,就像你和一个人好不容易培养起的好感,第二天又要从自我介绍开始,好感...甚至认知都回到了0.这就是我最担心的事情。

好吧,反正我因为疫情也去不了学校,那就再再再试一次,这回我把它骗到了电脑旁边,和我待上一天。每次上手就奖励一点食物,
笨鸟
到了晚上果然一点都不怕我了,我也不敢动作太急,就轻轻地托着它去阳台遛一遛。我去拍夜景,它就静静地躲在我领口里,我要把它放下,它还会依依不舍地跳回来。真是苦心人,天不负,这只笨鸟终于被我驯化成了。


苦心人,天不负个鬼啊,昨晚融洽地相处之后,就连做梦都是香的,可是这白眼狼又翻脸不认人了,一看到我出现,连滚带爬地冲进了它的小巢里。同样的剧情,艰难地通关了很多遍,人就会厌倦,对于我,真的疲劳了,我决定要把它关起来,一定是我的散养让它恢复了野性。

这只小珍珠只有洗完澡之后会往人身上飞,因为我在给它擦干的时候,它自己往我身上的羊毛衫挤。为了验证我的猜想,我一天给它抓去洗了三次澡,每每都是一样的表现(鸟:这是人做的事情吗)。

散养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会到处乱飞,简直就和熊孩子一样,哪里越危险,哪里越想去。一次从房间里飞出去停在阳台上,我才刚到它旁边,他就往下跳,三楼落到一楼,一点事都没有,虽说胆小,但也仅限于对大型动物的胆小,一点都不给自然法则面子。这种跳楼的玩法比虎皮鹦鹉就硬核多了。


请输入图片描述
它可能只是单纯的想要一个工具人,十天以内手养的鸟会把主人当成家人,甚至父母。再不济,买半毛或者还不大会飞的鸟,哪怕是笼养的鹦鹉,也会把主人当成衣食父母,主动示好。不得不说很多人对“小鸟亲人”的理解就是能上手就算亲人了,经过这一周的折腾我是明白了,笼养的散养的,最多能做到不亲人不怕人,但是想要黏人的小鸟,还是要手养的。再回顾《珍珠鸟》这篇文章,它很真实,作者所描述的信赖,就是这种不亲人不怕人的状态。珍珠也确实很胆小,至今它还没有一个名字。
请输入图片描述
我:残念ながら、我の軍勢に役立がないものはこれ以上生きがいもなく。しかし、弱い命を奪うことは我が興味なし。いまからそこの箱で余生を送れ。
请输入图片描述